首頁>政策>政策解讀>最新解讀

“無廢城市”建設需要全民參與

【字體: 列印
2019-11-27 09:56:16 三亞日報

“無廢城市”建設需要全民參與


近年來,隨著三亞河生態環境日益改善,許多白鷺選擇來到這裡繁衍生息,形成一道獨特的城市風景畫卷。記者袁永東攝

■編者按

作為全國首批11個“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城市之一,三亞市日前正式印發《三亞市“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實施方案》,標誌著三亞“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工作正式開啟。對於很多市民來説,“無廢城市”還是個比較新鮮的概念,但從《方案》內容來看,“無廢城市”諸多舉措卻與你我息息相關,也需要你我共同參與。為了提高“無廢城市”的知曉率與參與度,即日起,本報聯合市生態環境局開設《無廢城市有關你我》專欄,聚焦試點工作,共建美麗三亞,敬請關注!

、11月22日,《三亞市“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實施方案》(以下簡稱《方案》)正式印發實施,從方案的內容我們不難發現,從政府、企業到個人,“無廢城市”建設涉及到整個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我們應該如何參與“無廢城市”的建設?“無廢城市”會給我們的社會、生活帶來哪些改變?為此,業內人士專門進行答疑釋惑。

觀點一

“無廢城市”建設可推動形成節約資源保護環境的空間格局與産業結構

巴塞爾公約亞太區域中心執行主任李金惠認為,垃圾和人類的關係是伴生的,垃圾産生的過程也反映了人類社會的發展和人類文明的進程。人類發展需要生産更多的産品,消耗更多的産品,那麼必然會産生更多的廢物,而現在我們的生活垃圾問題已經到了非解決不可的地步,因此垃圾分類迫在眉睫,它關係到我們賴以生存的生活環境,關係到資源的節約使用,也是社會文明水準的一個重要體現。

李金惠説,他不同意將垃圾稱之為垃圾,因為垃圾其實也是“放錯地方的資源”,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進行垃圾分類的重要原因。他表示,垃圾的回收與廢棄其實是既對立又統一的關係,垃圾分類有助於提高垃圾的資源屬性,從而實現垃圾資源化的迴圈。

對於三亞開啟“無廢城市”試點工作,巴塞爾公約亞太區域中心綜合辦公室副主任段立哲表示,需要強調和明確的是“無廢城市”的內涵和要求。“無廢城市”是一种先進的城市管理理念,通過推動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持續推進固體廢物源頭減量和資源化利用,最大限度減少填埋量,將固體廢物環境的影響降至最低的城市發展模式。

段立哲認為,“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對三亞市推進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建設具有重要意義。她表示,開展“無廢城市”建設,將固體廢物綜合管理與城市建設有機融合,可統籌三亞市現有的試點示範,推動形成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空間格局和産業結構。

“《方案》明確了三亞‘無廢城市’建設的目標和時間,細化了任務,提出了保障措施,表明三亞‘無廢城市’建設工作的全面啟動。”三亞學院翟明國院士工作站教授耿靜認為,三亞産生的城市廢棄物以生活垃圾、廚余垃圾、建築垃圾和農業廢棄物為主,有少量的工業和醫療廢棄物。相對全國其他城市,三亞固體廢物産生量少、排放源較單一,處理設施發展較完善,試點城市的建設將有利於推進廢棄物源頭減量化、資源利用化和處置無害化的實現,全面提升城市廢棄物管理能力,在海南乃至全國形成範例推廣。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耿靜認為,日本在固體廢棄物減量化方面的探索經驗值得三亞借鑒。“以東京都為例,由地區管理部門根據所轄各城市的人口和經濟規模確定生活垃圾填埋量配額,促進垃圾減量。同時,強力推進垃圾分類制度。日本一般垃圾分類為8大類,部分地區還有更細的劃分標準,提高了垃圾能源化與資源化處理率。”耿靜説。

觀點二

“無廢城市”建設的重點將圍繞旅遊全面展開

段立哲介紹,三亞産生的固體廢物以生活垃圾、建築垃圾、危險廢物、農業廢棄物等為主,其中生活和消費領域産生的固體廢棄物量最大,這和三亞的産業結構是密切相關的。

“旅遊是三亞市的特色産業和支柱産業,良好的生態環境和旅遊産業是相輔相成的。”段立哲説,從《方案》可以看到,三亞“無廢城市”建設的重點也將圍繞旅遊全面展開,通過無廢機場、無廢旅遊景區、無廢酒店、綠色商場、工業旅遊等“細胞工程”,進一步打造宜居宜遊宜業的美麗山水和“無廢”旅遊文化,助推“世界一流濱海旅遊城市”發展目標的實現。

“方案中特別強調了提高固廢季節性管理、處置、應急能力。”耿靜説,三亞受旅遊季節性影響,導致固廢産生量有很大的季節性波動,旅遊淡季處理負荷低,而旅遊旺季特別是人口集中涌入給運作管理帶來很大的挑戰。耿靜表示,三亞學院翟明國院士工作站也正在關注和研究旅遊活動帶來的季節性環境風險。她希望通過各方的工作,使三亞不僅生態環境持續領先全國,生態環境治理水準也領先全國。

觀點三

“無廢城市”建設要構建政府主導、公眾參與的多元共治格局

“作為個人,我們需要充分認識到‘無廢城市’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自覺從身邊的點滴小事做起。”《方案》印發後,環保愛好者黃先生對三亞的“無廢城市”建設充滿了期待。黃先生説,人們每時每刻都在消耗著各種資源,同時也在製造著各種垃圾和廢棄物,“無廢城市”建設需要全民參與,減少個體垃圾的産生,尤其是做好垃圾分類工作,身體力行助推三亞“無廢城市”建設。

“‘無廢城市’的建設需要政府、社會組織、企業、公眾的廣泛參與和協同共治。”耿靜認為,市民和遊客既是“無廢城市”建設的受益者,更是“無廢城市”的參與者和建設者。崇尚簡約生活,避免過度消費是普通民眾力所能及的行動選擇。特別是針對遊客,需要進一步宣傳引導如何減少食物、水資源的浪費等行為,需要在酒店、景區、生態島嶼大量宣傳,同時出臺細則指導、規範遊客行為。

“‘無廢城市’建設是一個系統性工程,涉及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這就需要調動全市力量共用共治,構建政府主導、部門協同、企業主體、公眾參與的多元共治格局。”段立哲認為,在“無廢城市”建設過程中,政府需要發揮宏觀指導作用,建立部門責任清單,形成分工明確、權責明晰、協同增效的綜合管理機制。企業則需要落實主體責任,同時社會公眾的積極參與也必不可少,引導社會公眾從旁觀者、局外人變成“無廢城市”的參與者、建設者。

記者羅略榕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