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市情>視覺三亞

“海”中取糧

【字體: 列印
2021-05-10 10:03:41 海南日報

“海”中取糧


4月5日,科研人員正在為水稻搭建防鳥網。在海水稻灌漿期,防鳥工作尤為重要,不採取措施可能會顆粒無收。


4月6日,科研人員顧曉振(左)將拔出的稻穗遞給楊漢樹(右),大家一起在田間觀察交流。


4月6日,海水稻科研人員殷會德、彭南錫、張樹寅、于萌、顧曉振、徐帥(自左而右)在南繁基地水稻田選種,他們標記較好的水稻材料,記錄優良特徵。


4月6日,海南省三亞市崖州區,毗海而鄰的國家耐鹽鹼水稻技術創新中心鹽鹼水稻試驗基地。


4月6日,科研人員于萌在田間開展雜交試驗:整理稻株稻穗,剪穎去雄。


4月6日,科研人員徐帥、殷會德、于萌、顧曉振、楊漢樹(自左而右)在田間查看水稻長勢,並指導水稻的選育工作。好品種的選育靠眼力,而好眼力靠經驗。


4月5日,張樹寅看著一片水稻一籌莫展。他最擔心水稻灌漿時期的鳥害與鼠害,如不及時採取措施,可能前功盡棄。


4月6日,張樹寅(前)、于萌(中)、顧曉振(後)對水稻制種材料進行調查,田間樹起隔離膜防止花粉偷偷授粉“交流”。


4月6日,海南省三亞市崖州區,國家耐鹽鹼水稻技術創新中心鹽鹼水稻試驗基地,科研人員用兌好比例的海水灌溉水稻。


4月6日,科研人員于萌深一腳淺一腳地行走在田中。


4月6日,科研人員殷會德將選取的海水稻材料從稻穗上捋下,手工進行脫粒並裝袋。這個動作看似簡單,但需要手指間的完美配合,力量的精準拿捏。

清晨日頭剛起,青島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科研人員張樹寅便戴好遮陽帽,一手拿著試驗記錄本,一手揣著大容量水袋,頭也不回地鑽進綠色的稻浪,一待就是一上午。

青島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在三亞國家南繁科研育種基地有近百畝的試驗田,裏面選育著近2000份水稻種質資源。對於張樹寅和他的同事們而言,“我們每一天摸的是水稻,想的也是水稻,這片田裏的每一個品種都像是我們的‘孩子’,一天也離不開它們。”

何為“海水稻”?張樹寅解釋説,從字面意思上理解,“海水稻”是與海水有關聯的水稻。科學地解釋,它並非指在海水裏生長的水稻,而是耐鹽鹼水稻,可以生長在沿海灘塗和鹽鹼地。耐鹽鹼水稻一般是指能夠在鹽(鹼)分濃度為0.3%以上的土壤正常生長的水稻。

“人類從未停止過向險惡的自然環境挑戰。在鹽鹼地上種植‘海水稻’就是其中之一。”張樹寅介紹,水稻作為一種重要的經濟作物,開發1億畝鹽鹼地,按畝産300公斤稻穀計算,可解決8000萬人口的糧食問題,具有極其重要的戰略意義和潛在的巨大經濟效益。合理開發沿海灘塗和鹽鹼地種植水稻,可以擴大水稻種植面積,增加稻穀産量。

瓊島四月陽光已炙烈如火。三亞國家南繁科研育種基地裏顆粒飽滿的稻穗壓彎了稻稈,張樹寅和另外5位同事們例行對稻田進行巡查、選取稻株開展雜交實驗、對水稻材料手工脫粒……日復一日。張樹寅告訴我們,他們培育一個水稻新品種,平均需要經歷8次更新換代才能獲得一個穩定的品種。

青島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由袁隆平院士&&成立,總部設在青島,從2016年開始,張樹寅和同事們每年秋季就奔赴三亞南繁進行水稻播種,待到次年4、5月份水稻成熟采收後,再帶著培育出的優質的耐鹽鹼水稻品種返回總部進行下一步的研究。

“海南是中國南繁育種基地,一年四季均可開展水稻試驗研究。借助三亞特殊的氣候優勢,用於冬季加代育種和小批量生産制種,同時進行熱區水稻品種的選育,科研時間能縮短一半。這早已成為我國育種專家的共識。”張樹寅説。

同張樹寅一樣,來自全國各地的育種工作者紛紛“遷徙”海南,投身至火熱的農業育種工作中。據不完全統計,如今有700多家科研生産單位與高等院校活躍在南繁基地,全國近70%的農作物新品種都經過南繁。

2020年,青島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在全國的海水稻示範種植面積達10萬畝,多地測評畝産都超過1000斤。這不僅助力中國人把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也為世界糧食安全貢獻了中國力量。

資料顯示,當前我國有15億畝荒蕪的鹽鹼地,是國家重要的後備耕地資源。許許多多水稻科研專家在為此奔忙、奮鬥,他們正力圖利用數億畝的鹽鹼地發展海水稻來提高糧食生産能力。或許在不久的將來,那些之前看起來“用處不大”的鹽鹼地或將成為“再造良田”。

(文\記者邱江華 圖\記者張茂)

相關稿件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