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市情>視覺三亞

在三亞,新業態正悄悄改變生活

【字體: 列印
2021-04-07 09:27:03 三亞傳媒融媒體

在三亞,新業態正悄悄改變生活


遊客在三亞·亞特蘭蒂斯酒店C秀劇場看表演。記者李學仕攝


兩個小朋友在三亞·亞特蘭蒂斯酒店水族館前合影。記者李學仕攝


盒馬鮮生以新零售的特色服務,為消費者提供新穎的購物體驗。記者李學仕攝


一個小朋友在大茅遠洋生態村大棚裏採摘番茄。記者陳聰聰攝


航拍大茅遠洋生態村。記者李學仕攝


從花·木欖餐廳可看到三亞灣一線海景。


手機掛號讓就醫人群看病更方便。記者吳英模攝

近年來,阿里巴巴、騰訊、美團等新經濟巨頭,通過不斷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來提高人們的生活品質,進而創造了驚人的財富。其中,淘寶和京東改變了人們的購物方式,微信改變了人們的社交方式,滴滴改變了人們的出行方式,美團豐富了人們的本地生活服務方式……

這一改變,也悄悄在三亞進行著。從“直播帶貨”到共用農莊,再到旅遊綜合體、新零售、新餐飲和網際網路醫療服務,新業態涌現三亞街頭,為市民和遊客提供著更為現代化的便利,在改變人們生活方式的同時,不斷提高生活品質。

“直播帶貨”

改變購物方式

“這個芒果很甜,我去實地考察過,大家可以放心購買。”3月26日,在熱帶水果産業博覽會一樓展廳,來自英國的彼得操著一口流利的中文,充當起“直播星推官”的角色,站在鏡頭前,向觀眾介紹育才農莊的農産品。

此時,在三亞市天涯區外貿路一小區,市民林紓妹正通過手機觀看彼得的直播,欲找到心儀的産品。看直播購物已成林紓妹購物的優先選擇。

同一天下午,林紓妹點進“三亞鹹魚哥”麥子喜的抖音直播間,刷起麥子喜煎魚幹的視頻。視頻中,麥子喜一臉認真地向網友推薦各種魚幹的做法和吃法。

看的興起,林紓妹咽了咽口水,又下單買了兩斤紅線魚幹,1斤小魷魚幹。

“我是他的老客。去年,他剛開播賣鹹魚就一直跟他買。”林紓妹説,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去年初,眾多線下業態停擺,直播帶貨火爆,看直播下單便成了她購物的新選擇,“從牙膏牙刷到香蕉芒果,再到鹹魚,只要‘直播’有賣的我都會去選購。”

“買的東西,有九成以上是根據直播推薦選購的。”林紓妹説,通過看直播,她能在主播的講解下更加直觀、立體地了解商品屬性,也更方便做出購買選擇,且省了到實體店選購的折騰。

“直播帶貨”在方便眾多“林紓妹”,改變他們生活方式的同時,也讓誠如麥子喜在內的眾多主播收穫頗多。

通過直播,麥子喜不僅幫港門村村民打開魚幹的銷路,幫助村民致富,還為家裏攢下了蓋樓的錢。

共用農莊

讓田園生活不再遙遠

3月27日9時許,林靜一家來到大茅遠洋生態村,隨行的除了5位大人,還有4個小孩。他們此行的目的是帶孩子體驗田園生活,接觸大自然,了解更多生態知識。

從海南環島高速迎賓互通進入海榆中線(即224國道)往五指山方向5公里,就到了大茅遠洋生態村。因為週末的原因,這裡比平時熱鬧不少。

沿著村道,車子經過一座漫水橋,水不深,僅沒人腳面。過了橋,就是生態村的核心區。

將車停好,林靜一家便直衝大茅遠洋生態村生態博物館。“蜜蜂不會主動攻擊人類,因為蟄過人後,失去蜂針的蜜蜂也會死去……”博物館裏,一些親子家庭正在上一堂自然課,孩子們穿上防護網罩,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近距離觀察從農戶家中搬來的蜂巢,了解蜜蜂的世界,探索大自然的奧秘。

“滿眼都是綠油油的田園美景,稻田、農莊、小河、雞鴨鵝和小羊,構成了一幅唯美的鄉村圖畫。”跟著攻略,林靜一家逐一體驗項目,“有採摘、遊樂園、馬術、騎行等,遠離城市的喧囂,洗滌了心靈,孩子體驗了與城市不一樣的生活。”

“大茅遠洋生態村是農旅融合的新業態,其農業+教育+旅遊+科技的多産業外延特性,給了生活在城市的孩子探索大自然、體驗田園生活的機會。”大茅遠洋生態村項目總經理劉岩濤介紹,大茅遠洋生態村還通過村企融合,輻射帶動大茅村發展熱帶高效農業、民宿産業,盤活農村閒置房屋和土地,使土地增産、村民增收。

新零售+新餐飲

get到顧客“胃口”

4月1日中午,家住三亞市吉陽區榕根社區的露露在美團上點了一份外賣,時間顯示半個小時內送達。

等待的時間裏,露露打開“盒馬”APP下單買了兩塊牛排、一排酸奶、一桶洗衣液和一些水果,“指尖購物,一鍵搞定,無需排隊,也不用來回折騰。”

自2020年6月10日開業以來,盒馬鮮生成了露露購買生活用品、零食等的優先選擇。這家營業面積約5000平方米的超市,不僅提供蔬菜、豬肉、海鮮等在內的6000多種商品,還為門店附近居民提供最快30分鐘無門檻免費送達服務。

最讓露露情有獨鍾的是,店內幾乎能買到她所知道的網紅零食,“簡直就是當代宅青年之光。”

閒暇之餘,露露也會到盒馬鮮生逛一逛,吃現場加工的生猛海鮮,“對於吃貨來説,逛超市,逛累了坐下來吃一頓生猛海鮮是最幸福的事。”

外賣快吃完時,露露收到盒馬鮮生配送來的商品,收拾一番,開始改起上午寫完的方案。她和合作夥伴約了19時在花·木欖餐廳吃飯,她要在此前把手頭的方案改好。

“之所以選擇在花·木欖吃飯,也是想順便考察市場。”露露説,不知從何時起,三亞陸續多了一些網紅餐廳,像花·木欖、夥樂、天臺私廚、宮滿西廷等,這些“網紅IP”以各自獨特的賣點,贏得眾多年輕人的認可。

“我們計劃打造一個屬於自己的網紅餐廳品牌,雖然萬事開頭難,但相信三亞的市場。”在露露看來,網紅餐廳首當其衝的吸睛點就是——造景能力強,get到了顧客已經不滿足於果腹追求。如花·木欖,美食+無敵海景+海風徐徐——一劑都市年輕人工作之餘舒緩壓力、休閒娛樂的“藥方”。

成功的網紅餐廳還要有一套精準的行銷模式。“走心菜品”引出話題不斷,“繁華地段”帶來充足客源,“饑餓行銷”展現人氣的居高不下,喜茶無疑是其中高手。正是“不能錯過的心理”成為喜茶在三亞開業爆火的根本原因。

“還要等半個小時,我先到宮滿西廷考察考察。”在位於青春頌廣場的喜茶店裏,合作夥伴煎堆給露露發了條資訊,她剛通過“喜茶GO”小程式點了幾杯奶茶,下單成功後小程式顯示:前面28單/59杯製作中,預計29分鐘後取茶。

亞特蘭蒂斯

一站式滿足度假所需

3月6日離婦女節還有兩天時間,午飯過後,韋吉斌驅車帶著妻子從樂東前往海棠灣。

“結婚3年,一直忙生意,沒有帶她出去好好玩過。”趁著即將到來的婦女節,韋吉斌想彌補下妻子,便策劃了此次度假之行。

“去哪玩,想了好久。鋻於全球疫情形勢,出國不可能;出島,也有些擔心。想起她念叨過亞特蘭蒂斯,便有了目的地。”有客房、有水世界、能看演出,還能到三亞國際免稅城購物,三亞·亞特蘭蒂斯幾乎囊括了韋吉斌想要的。

14時20分許,韋吉斌和妻子抵達三亞·亞特蘭蒂斯酒店辦理入住。房間是提前在攜程預訂的至尊套房套餐,能無限次暢玩水世界及水族館。

將行李放好,妻子便迫不及待地拉著韋吉斌衝往水世界,從“海神之躍”到“大喇叭”,再到“怒海過山車”“放手一搏”“鯊魚穿越”……小兩口玩嗨了。

“跟個小姑娘似的,啥都要玩。”看著妻子臉上笑開了花,韋吉斌滿臉幸福。

因為要趕20時場的C秀,17時30分許,意猶未盡的小兩口結束“刺激”,移步海底餐廳。

奧西亞諾海底餐廳是三亞·亞特蘭蒂斯酒店內的網紅餐廳,通過巨大的落地窗能欣賞到大使環礁湖的壯觀美景。用餐時,無數的海洋生物在餐桌旁游來游去,整個餐廳籠罩在藍色的海洋下,美輪美奐,仿佛來到夢幻王國。恍惚間,小兩口回到兩人的戀愛時光。

“故事很唯美,劇場很高級,表演很震撼,絕對是視覺、聽覺的多重享受。”從C秀劇場出來,韋吉斌牽著妻子的手,吹著海風,兩人沉浸在“海洋之子”和“森林公主”的愛情故事中。

想起明天還要去失落的空間水族館與8萬多尾海洋生物遨遊,到三亞國際免稅城買買買,妻子連忙拉韋吉斌回房間。她要養精蓄銳,第二天再玩個痛快、買個過癮……

“住,有海景房;吃,有海底餐廳;玩,有水世界和水族館;購,有國際免稅城。還有C秀、夜景等,一站式解決了我們度假生活的所有需求。這要是以前,沒個幾天別想盡興。”3月7日18時20分許,滿載而歸的小兩口踏上回樂東的歸途。

“網際網路+”

讓看病更輕鬆

吳衛華是東方市人,一個多月前,他3歲的女兒疑似患了疝氣。夫妻倆決定帶孩子到三亞市婦幼保健院找小兒外科主任張軼男進行治療。

通過關注“健康三亞”微信公眾號,吳衛華很快挂上張軼男的號。“操作不複雜,幾分鐘就搞定。”吳衛華説。

根據預約時間,3月25日9時許,吳衛華帶著女兒來到三亞市婦幼保健院就診,確診為疝氣,需要住院進行手術治療。很快,張軼男為吳衛華女兒實施手術,解除了疝氣病痛。

3月28日,吳衛華女兒出院。

對於這次帶女求醫經歷,吳衛華最大的感觸是“快捷”,“掛號快,繳費快,查結果快。很多以前需要排長隊的環節,現在在手機上就能輕鬆搞定。”

感覺看病快捷的還有寶媽李菲菲。3月初,李菲菲7個月大的女兒出現咳嗽、流鼻涕等情況,吃了藥也做了霧化,但症狀未見好轉且有加重的跡象。於是通過“微醫”微信公眾號,選擇三亞區域專家進行問診。

根據症狀,專家給出治療建議,李菲菲女兒的症狀很快得到緩解。

“微醫”是目前中國最大的數字醫療服務平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微醫”已連接超過7800家醫院,覆蓋了中國95%以上的三級甲等醫院;平臺註冊的醫生超過27萬名,其中86%為主治醫生或以上級別。

目前,三亞已有來自三亞市人民醫院、三亞市婦幼保健院、三亞市中醫院、三亞中心醫院、解放軍總醫院海南醫院等在內20名醫生在“微醫”註冊,接受網上問診。

據悉,2020年以來,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過程中,全國各地公立醫院紛紛推出網際網路醫療服務,有效改善了患者就醫體驗。

目前,全國有超過1100家網際網路醫院,7700家二級以上醫院提供線上服務。三級醫院網上預約診療率已達50%以上。90%以上的三級公立醫院實現了院內資訊互通共用。30個省份已經建立了網際網路醫療服務監管平臺。

記者吳英模

相關稿件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