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媒體看三亞

[新華社]“中國飯碗要盛中國糧食”

【字體: 列印
2021-02-26 09:43:12 新華社

“中國飯碗要盛中國糧食”

——南繁育種人的別樣新春

清晨日頭剛起,85歲的玉米育種專家程相文戴上草帽,穿上白大褂,依次往兜裏裝好育種袋、材料標簽和試驗記錄本,一頭鑽進玉米地。

正值新春佳節,三亞陽光明媚,綠意盎然。跟程相文一樣,全國各地的育種工作者“追趕陽光”來到這裡,放棄與家人團圓,守在田間地頭,只為不負春光投身南繁育種科研。

素有“天然大溫室”之稱的海南,是全國最大的南繁育種基地。南繁的開創應用使農作物的育種週期縮短了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新中國成立以來育成的農作物新品種中,70%以上都經過南繁。

本應兒孫繞膝,盡享天倫,但耄耋之年的河南省鶴壁市農業科學院育種專家程相文仍在奮鬥路上。節前他趕到北京,作為“最美科技工作者”代表登上央視春晚舞臺後,大年初一匆匆南下返回三亞。自1964年來海南開展南繁育種,他在此已度過56個春節。

“幾十年幹的是玉米,看的是玉米,想的是玉米,一天也離不開玉米。”程相文説,眼下正是玉米套袋、授粉的關鍵時期。在實驗室裏做研究失敗了可以隨時重來,但作物一種一收,錯過只能再等一年。

他每天下地五六個小時,帶領助手套袋、授粉,在標簽寫上材料資訊後繫上植株,仔細觀察玉米根系、葉片、籽粒長勢並悉心記錄。

程相文説,親力親為才能熟悉材料,光看數據和報告無法發掘、利用好材料,選育出好品種。他選育出的14個玉米新品種通過國家和省級審定,其中“浚單”系列已在全國累計推廣3億多畝。

“南繁南繁,又難又煩”,南繁人廣為流傳的這句話,是過去艱苦條件的真實寫照。

今年春節,剛做完膽囊切除手術的農民科學家李登海繼續留在三亞工作。站在試驗田邊,他回憶起南繁之初的艱辛:1978年,他帶著乾糧鹹菜來到這裡進行玉米育種攻關。住在黎村茅草房,有時為了保護育種材料睡在地裏,為防止蚊蟲叮咬只能全身套上麻袋。南繁育種沒有週末和“8小時工作制”,由於長期高強度勞作和不規律的作息,李登海全身上下已動過5次手術。

多年來,李登海培育的玉米高産品種已累計為國家增産超過1000億公斤。他創辦的登海種業公司已在海南各地建立起17個設施完備的南繁育種基地。他説:“海南提供了這麼好的光熱資源,現在條件也比過去好多了。我們要珍惜,借著這塊寶地加快種質資源創新。”

因常年高溫暴曬,程相文皮膚黝黑、滿臉皺紋,摘下眼鏡後和農家老漢並無二致。在海南育種的近60年裏,他有超過一半的時間租住在農民家裏,起初還要上山砍柴燒飯,獨自一人找地耕作、搞科研更是習以為常。

如今,隨著國家南繁科研育種基地(海南)建設的加速推進,南繁人已告別艱苦的工作和生活條件。劃定26.8萬畝南繁科研育種保護區,建設南繁科技城,建設專家住宿、科研、生活等設施配套服務區,建成新品種測試實驗室、種子品質認證實驗室、植物檢疫技術研發實驗室等一批南繁公共實驗服務平臺,“南繁矽谷”雛形初現。

剛剛公佈的中央一號文件提出要打好種業翻身仗,讓堅守南繁育種一線的科技工作者備受鼓舞。選育出一系列高産品種的程相文仍在繼續科研攻關,致力於選育抗逆性更強、營養成分更高、適合機械化收割的新品種。“中國飯碗要盛中國糧食,我最大的心願就是農民都種上咱們國內育出來的種子。”望著鬱鬱蔥蔥的玉米地,程相文滿懷深情地説。

(記者柳昌林 羅江 王軍鋒)

相關稿件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